从8月初开始,外出吃过几次饭。只要饭桌上有95后,必然会聊起一个话题——鞋。

我刚毕业在北京工作那两年,也听周围人聊过鞋。不过那时候一般都是家里有好几套房无压力一身轻松的北京富家孩子们在玩儿。几千块的鞋,买回来收藏,一收藏就是一整面墙。除了鞋,他们还收藏球衣、手办什么的。

总之不差钱,囤起来看着开心就好。大约跟有钱的中老年人买瓷器、字画、邮票什么的收藏,是相似的快感。

那时候,我等刚毕业在北京讨生活的人,是没这般风雅的。

所以我一开始还在疑惑,这消费升级的步伐迈得是不是有点大?养猫人群日益庞大也就算了(嗯我也入坑了),怎么买鞋这么小众烧钱又花心力的事情,竟在我等劳动人民中如此风靡?还是20岁出头刚刚开始原始积累的劳动人民?这不符合历史规律啊。

我循着他们给我的安利,下载了几款APP,看到了满眼的K线图、实时报价、AJ指数什么的,甚至鞋都不用提货只要买卖就好,才恍然大悟:

这次大家买鞋的目的,可不是摆满一墙打上灯光看着心里美滋滋,而是炒鞋!想要投机捞一笔的炒鞋!

原谅我一上来就忍不住用了投机这个词,其实对一些买家来说,用[dǔ]博可能更准确些……

炒鞋

先来讲个我认识的卖包小姐姐的故事吧。

这小姐姐的父母兄弟,常年在广东做生意,是有很多当地厂商资源的。小姐姐通过这些资源,每年都能搞到一些包,嗯,大牌包。有原单货,有瑕疵货,也有A货。

我不知道能不能叫A货,因为皮革、流水线、工艺都没差,大约是五金件不足换了换?换成质量更好的了。比如某真正大牌的五金件是会掉色的,他们的A货不掉色嗯,就酱……

于是小姐姐就在朋友圈卖包。

这些包,拿到专柜都是鉴别不出真假的。人家专柜也不提供这个服务不是?且,小姐姐说,很多专柜受利益驱使,也是有一定比例的假包的,都是见人下菜碟。她作为老手去专柜看包,都会直接跟导购小姐说:“你给我从后面拿真的。”

再来说买包人。

你以为买“假包”的都是爱慕虚荣的年轻人?是刚毕业囊中羞涩的学生?是我等挤公交坐地铁的苦命小白领?才不是。小姐姐自己就不差钱。买她包的朋友们,很多也都是手握几套房的人生赢家级别的了。

真相是,富人比穷人更看重财富的持续增值,而不是消费掉它们。且,他们根本不需要用一个原价购买的大牌包来证明身价。

总之,本来对包没啥兴趣的我,5年前在跟小姐姐同床共枕畅聊一夜后,更是百毒不侵了。

嗯,为啥聊到了包?

因为,包包里毕竟还有些不被低价人工诱惑坚持声称自己纯原产的耿直boy们。而相比包包,球鞋们好像工艺要简单得多,都是委托代工厂生产的。

“我了解LV的生产成本,它真的只有那么多。你到江浙、长三角这些中国制造业基地车间去看,你会感到很绝望。因为这边是凡客的产品,那边就是一些奢侈品品牌,用的都是一样的面料,一样的棉,一样的车间,一样的工人。”这是凡客CEO陈年的原话。

所以,被炒上天的球鞋们,代工厂们分分钟就能再生产出一堆,价值支撑何在?

鞋子的价值?

16世纪中期,郁金香从土耳其被引入西欧。西欧贵族们开始喜欢这种美丽的植物,而荷兰商人嗅到了商机。他们趁机组织行会,人为垄断货源,造成一派稀缺景象,在倒卖间不断推高郁金香的价格。

接着,在舆论的鼓吹下,人们对郁金香的喜爱,发展到病态的狂热。

1634年,1000一朵的郁金香花根,不到一个月就能升值到2万;1636年,一株稀有品种的价格,抵得上好几匹马和一辆马车;到了1637年2月,一株名为“永远的奥古斯都”的郁金香售价高达6700荷兰盾,这笔钱在当时可以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

从1636年到1637年一年,郁金香的总涨幅为5900%。

阿姆斯特丹的证券交易所专门开设了郁金香交易市场。各阶层的百姓和外国商人纷纷涌入,前仆后继参与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博傻中。

人们变卖家产投资郁金香,所有人都相信郁金香交易市场将永远繁荣昌盛。

而在人们狂热之时,也是大崩溃来临之时。有卖方开始大量抛售,郁金香市场一夜崩溃。尽管政府出手救市也无济于事。仅仅用了一周,郁金香价格平均下跌90%。

近400年后……

21世纪初期,球鞋在中国火爆起来。品牌们抓住机会通过联名款、限量发行进行饥饿营销、制造稀缺;互联网交易平台们应运而生,几大平台的月活用户均在300万量级朝上。

2019年3月,一款鞋线上摇号,参与者达30万;深圳万象天地AJ店开业的日子,几百人雨中排队摇号抢鞋;5月份,几款热卖的球鞋,交易价格与发售价格比均翻倍,个别达到430%的涨幅;一款2019鞋王,原价1299元,预售5000元, 接着短短4天内价格达到12000元,暴涨900%。

“不要问,问就是冲。”

假如你问鞋圈的人为什么炒鞋,一定会得到这个答案。“冲”是鞋圈的文化标识。

鞋圈暴富故事不断:前有20岁华裔小年轻Allen Kuo靠炒鞋年入百万,后有“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大学生炒鞋年入50万的传说。

听说买了空气币的80、90后都很崩溃。本来等着95后、00后接盘的,结果被鞋圈截胡了。

投资大师索罗斯有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而能在资本市场认清假象、保持冷静,何其之难!沉浮几十年的老玩家都可能被欲望裹挟一朝倾家荡产,何况新出道的小白兔们?

建议没有什么交易经验的年轻买家摩拳擦掌入场前,可以先跟自己当年盲目炒股的爸妈聊一聊,跟邻居炒币的小哥哥小姐姐聊一聊。

或者,读一读30年前的长春君子兰泡沫,20年前的藏獒泡沫,还有10年前价格坐上过山车的普洱茶事件……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圣经·旧约·传道书》

炒鞋炒鞋赚钱
本文发布于(红谷网),原创作者:啡小沫
本文地址:https://www.dahonggu.cn/ff/177.html